倒春寒

[2014-04-23] 来源:郏县新闻网

 爹的耳朵整个冬天都没冻伤,过了立春,却冻伤了,而且年年如此。于是,每每到了立春,我就开始提醒爹要注意保暖,他也总是答应得很利索。但是,每次爹从学校回来,我都看见他耳朵上的冻伤,心疼地坐在他的腿上,用小手小心翼翼地轻轻揉着他的伤口,还不时吹出温热的气息,企图给爹冰凉的耳朵一点儿热乎。还总是怕弄疼爹,不住口地问“疼不疼”?爹总是很享受的样子,眯缝着眼睛,大而粗糙的手把我揽在他怀里直摇头。
    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,我在埋怨爹不懂疼惜自己的日子里慢慢长大,爹在我的埋怨声里渐渐老去。爹的耳朵还是一年年的冻伤。我曾偷偷问过娘:为什么爹的耳朵总是过了立春冻伤?娘掉着泪说:过了立春,你爹就开学了,在学校手都不停歇地写教案、写板书、改作业,回来还要帮你奶奶干家务活儿,帮你婶儿干庄稼活儿,他哪有空揉耳朵呀。干热了就把帽子摘了,一忙乎就忘记戴帽子,这耳朵是要揉要捂着才不会冻伤的。我看看娘红肿的手若有所思:哦,我明白了,是不是立春前在咱家,活都是你干的,你不舍得让爹累着?娘脸红红的,抬手作势打我,我尖叫一声逃出厨房。
    只有一年,我没能看见爹的冻耳朵,那一年秋天没过完,他就躺下了。第二年过了立春,我的耳朵也痒痒的,娘轻轻给我揉着耳朵说:今年是倒春寒,你要小心点,别让耳朵再冻了,像你爹一样,让娘心疼。我轻轻回说:是不是过了立春,天还冷,就是倒春寒?就像爹,本来我们兄妹已经长大了,他该省心享福了,却给我们留下这样深重的伤痛。娘点点头,拥着我默默垂泪。
    娘斑白的头发在乍暖还寒的风里,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
作者:马红娜